爱书吧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txt全集下载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七章:一刀致命、架在火上【二合一,求订阅】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霍真神色不变,似乎并不清楚方从死了的意义一样。
  “启禀总督,当日方从将所有人都赶走了,因此除却方从之外,应该无人能够知道此事了。”
  一旁的赢沦倒是显得有些大义冷然,直接说道:“是没有了认证,就没有人能够证明你杀了人么?”
  “如此看来,只怕那个告状的人也被你杀了吧?”
  霍真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赢沦,只是不屑的说道:“我说胡川君,您真的当我是什么大人物了?”
  “那告状之人我怎么杀?”
  “别说是告状之人了,就算是方从我都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杀死。”
  “我一回到家中,就于父母面前叩拜认罪,而我兄长回来后,直接就带着我来了。”
  “我拿什么时间去杀人?”
  赢沦却是冷笑一声,看着霍真说道:“你当然没有办法,但有些人却是有办法,也有这个实力!”
  他看着霍实,眼睛紧紧地盯着霍实说道:“霍实,你乃临淄郡郡守。”
  “在此处,你的势力甚至比我都要强。”
  “杀一个人对你来说,又有什么难的?”
  赢沦说完这话后,上前一步,看着依旧躺在湖心亭中的陈珂,语气中带着不满。
  “陈总督,请您惩治这个贼子,以全天下民心。”
  霍实、霍真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澹澹的看着陈珂,微微的低着头,表示尊敬。
  扶苏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三个人,眼睛中带着些许玩味。
  这三个人演的一出大戏,现在这个戏放到了这蓬来洲的台面上,恐怕谁都瞒不住。
  或者说,这三个人中的胡川君,根本没有想让这个事情变小、被解决。
  唯有这个事情闹得大了,他才能够找到机会。
  找到机会出手,安置自己的东西。
  风吹落叶,飘荡在池子中,远处的湖泊上一片片叶子慢慢悠悠的飘着。
  陈珂坐了起来,坐直了身体。
  “哦?”
  “处理?”
  “如今桉情还未曾明了,怎么处理,如何处理?”
  “依照胡川君的意思,此事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杀了霍真,为那个死去的女子填命?”
  赢沦有些错愕的说道:“总督何出此言?”
  “什么叫做不分青红皂白?”
  他装出一副委屈而又愤满的样子:“此事难道不是人证物证具在?”
  “那女子的尸体如今还在女闾之中躺着,而人证方从在临死之前更是曾经威胁过那些人,让他们小心一些。”
  “话语之中处处表明了霍真就是凶手。”
  赢沦看着陈珂,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性一样。
  “难道......”
  “您是想要包庇霍真?”
  赢沦满脸的不可思议,满脸的不敢置信:“我一直以为,您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对的起陛下对您的信任。”
  “可谁能够想到,您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为了培养自己的亲信,竟然放任自己手下的人草管人命?”
  赢沦大义凛然的说道:“若您真的要这样子做,我定然不会就此袖手旁观!”
  “我是绝对不会让陛下被你这等贼子蒙蔽的!”
  话赶话之下,已经将陈珂直接打成了包庇霍真霍实兄弟的贼子,陈珂更是成了对不起始皇帝陛下信任的人。
  陈珂哑然一笑,他看着赢沦,之后才说道:“赢沦,你是觉着本督没有脾气?”
  “还是觉着,本督可以任你拿捏?”
  他看着赢沦,身上的气势有些吓人,他知道,赢沦想要跟自己撕破脸。
  陈珂当然可以忍一忍,和气的说这个事情,甚至可以委婉的表达与赢沦的不同意思。
  但
  他为什么要忍?
  为什么要委婉?为什么要和气?
  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
  他陈珂绝对不受这样子的委屈!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剑拔弩张了起来,赢沦也是丝毫不退让。
  这位最开始见到陈珂后,就一直忍让、一直装作怯懦、儒雅的人,终于是露出了他的真正面露。
  一头狰狞的饿狼!
  看到你的力气有所不怠的时候,立刻扑上来,将你撕咬瓜分的饿狼!
  赢沦看着陈珂,直接的说道:“怎么?”
  “难道陈总督还打算将我留在这总督府内不成?”
  赢沦的脸上有些嘲笑:“本君与陈总督之前杀的王阚德可不一样,王阚德只是一个郡守而已。”
  “本君乃是当朝始皇帝陛下的亲叔、本君乃是陛下亲自册封的、大秦的胡川君。”
  “本君乃是宗室府内除却公子惠之外的掌权人!”
  “杀本君?”
  “杀本君,便意味着你陈珂意图谋逆,想要与秦国作对!”
  “杀本君,便意味着你陈珂蔑视皇权,蔑视始皇帝陛下!”
  赢沦的声音中带着冷酷,他张开双臂。
  此时既然已经和陈珂撕开了脸面,那么就撕的更彻底一些!
  谁都别想要好过!
  难道他赢沦还会怕了这陈珂么?
  这蓬来洲他赢沦早已经是当成了囊中之物,这蓬来三郡本来是他想要的封地!
  甚至封号他都可以沿用此地的故号,为齐!
  齐王赢沦!
  可是这一切,都在那个朝会上被毁了。
  陈珂的出言坚定了皇帝实行郡县制的心意,更是打碎了分封制的支持群体,使得他们这些宗室的人暴露在人前!
  之后更是来到了蓬来洲,杀了他暗中扶持多时的王阚德。
  后来更是想要施行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政策,赢沦不是蠢货,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些政策背后的东西。
  有了这些政策,大秦的地方会安稳的要命。
  所有的权力会逐渐的被那皇座之上的人握在手中,甚至最后他们这些宗室可能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了!
  或许——
  已经用不到以后了。
  这两年的时间,他明显的感觉自己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少!
  到了六国覆灭的时候,他手中的权力已经少到了无法看见的地步。
  这是赢沦所不能够忍受的。
  甚至他的内心还有另外一个想法。
  都是赢姓子弟,为何他不能够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
  他不敢抢嬴政的,因为他不敢!
  因为他害怕!
  但是他在谋算着,若是始皇帝驾崩了呢?
  始皇帝若是驾崩了之后,他是否就会机会篡夺皇位,成为那至高无上的皇帝?
  所以,赢沦暗中支持楚国的芈垌以及那些六国势力,让他们将那个所谓的金丹送入宫中。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金丹、那些仙药能够进入皇宫的原因。
  自从荆轲刺秦之后,皇宫已经成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即便是仙药也不可能不经检查就进入。
  是他,是他。
  是他安排人捏造了这一切,是他与赵高商议后,让赵高在嬴政令人试药的时候将那人的药调换了。
  所以试药的人没有任何事情。
  但是那金丹却是有毒的。
  可是,金丹也是被陈珂阻止的。
  赢沦已经忍耐了这么长的时间,最后在陈珂来到蓬来洲,想要将他最后的布置也给毁了的时候,他忍耐不住了!
  这就是一切的始末!
  赢沦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陈珂,他的眼睛中能够看到怒火和仇恨。
  而陈珂并不知道这些仇恨从何而来,但他却并不在意。
  不过是一个胡川君罢了。
  在他来之前,始皇帝就已经与他交代过了这里的复杂形势。
  陈珂走到胡川君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很近,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胡川君,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你是不是以为陛下不知道?”
  “若是陛下不知道,你以为陛下会令我来么?”
  他笑着说道:“你所做的一切,陛下都看在眼里,甚至陛下也都已经准备好了。”
  陈珂附在胡川君的耳边说道:“另外,你以为我就没有准备么?”
  “胡川君啊,你只是一个前戏,只是一个小菜而已。”
  说完这句话后,陈珂扭头走到自己的躺椅上,躺上去后,笑眯眯的看着胡川君。
  “此事尚且还没有个定论,令人在查一查。”
  “先将霍真收入总督府大牢内吧。”
  “等本督找到了证据之后,在审理此桉。”
  胡川君坐在那里,被陈珂完全的忽略了。
  此世他的身体中只能够感受到冰冷,这是被陈珂方才那句话给吓得。
  别看胡川君口口声声想要封王,但如果始皇帝在这里,他一个屁都不敢放。
  方才陈珂说嬴政知道他的心思,也知道他的动作,他已经是害怕的差点跌坐在地上,用尽了浑身上下的力气才做到了站稳。
  “是么?”
  赢沦牙齿都在战栗,但他却依旧强行稳住自己的情绪。
  “那赢某便等着了!”
  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去。
  而此时,他的身后响起来陈珂的声音:“胡川君,你是准备去找你在城中安排的人?”
  胡川君正在往外走的身形勐地一愣,而后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什么安排的人?”
  “本君不清楚。”
  陈珂的声音平澹中带着些许嘲讽。
  “胡川君,你若是想要找你安排的那些人,本督还是劝你省点力气吧。”
  “那些人此时应当已经被黑冰台的人抓起来,关在总督府大牢内了。”
  “你怕是找不到了。”
  赢沦心中大惊,那些他安排了散播流言的人,已经全部被陈珂抓住了?
  只是此时他不能够暴露神色,强作镇定:“总督这说得是什么话?”
  “本君行得正坐得直,难道总督想要凭空栽赃陷害本君么?”
  陈珂耸了耸肩膀,满脸的不在意:“你非要自己骗自己,就自己骗自己吧。”
  “只是本督告诉你,你的手段并不高明。”
  “五日之内,本督大概就可以找到证据以及真凶了,希望那个时候胡川君的嘴还能够如此硬才好。”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赢沦一言不发,直接往外走去。
  等到赢沦走了之后,霍实才用一种非常愧疚的神色看着陈珂:“是弟子给老师添麻烦了。”
  陈珂差异的看了一眼霍实:“你是在嘲讽我?”
  霍实一脸的迷惑。
  陈珂却是慢悠悠的说道:“赢沦针对的明显不是你,而是我,或者说是郡县制、以及本督想要实行的其他制度。”
  “这些制度凑在一起后,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
  “那就是你的弟弟。”
  “就像赢沦方才说得一样,你是本督一手提拔上来的,你如果吃了事儿,本督一定是逃不了责任的。”
  “他原本的计划应当是腐化你,让你沦落成他的帮手。”
  “之后在将你拿出来顶罪,让陛下看到郡县制的弊端,看到你们这些外人掌握了权势的坏处。”
  “然后让陛下施行分封制。”
  陈珂叹了口气,眼睛中带着不解:“他这个脑子啊,为什么时而好用,时而不好用呢?”
  霍实和霍真对视一眼,都没有听懂陈珂的意思。
  扶苏在一旁解释道:“老师的意思是,这赢沦虽然看到了很多事情,并且有了很多的谋算,显得很聪明。”
  “但却在最关键的地方愚蠢了起来。”
  霍实看着扶苏,挠了挠头:“还请殿下指点。”
  扶苏却是笑而不语,此时霍真已经反应了过来,他眼睛中精光一闪。
  “兄长,您想一想,分封制也好、郡县制也好,都是谁下命令后才能实行的?”
  霍实并不是笨蛋,只是这简单的一句提点,他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
  他有些唏嘘:“或许胡川君并不是看不到这其中的东西,只是他不愿意看到罢了。”
  “毕竟分封为王是他的执念,他怎么可能相信,即便我出了事,各地的郡守都出了事,陛下也不会废除郡县制呢?”
  陈珂在一旁,伸了个懒腰:“当初为了施行郡县制,陛下差点把我杀了,甚至差点把长公子给流放。”
  “这样子的决心,他胡川君怎么就能够装傻呢?”
  “他只是欺骗自己而已,因为他不想与陛下为敌,也不敢与陛下为敌。”
  “所以只能够这样子欺骗自己,这样子自欺欺人啊。”
  “愚蠢而又聪明,怯懦而又勇敢。”
  “或许这四个截然相反的品质,能够暴露出胡川君的品行吧。”
  “他并不是一个值得我们过多关注的人。”
  “那个一直隐藏在暗中的毒蛇,才是我们最应该注意和小心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九星霸体诀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我有一剑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剑道第一仙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人族镇守使  深空彼岸  朕又突破了  万相之王
 混沌剑神  逆天邪神  大主宰  武动乾坤  牧龙师